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商界

刘永好:民营企业今天终于得到了认同

发布人: 潍坊企业家俱乐部    发布时间: 2018-03-12

“今天的民营企业已经得到从最高领导到普通老百姓的认同。”3月5日晚,在《中国企业家》杂志社举办的“2018第二十期中国企业家两会沙龙”上,新希望集团董事长刘永好指出,中国经济能够取得今天的成就,民营企业家也做出了应有的贡献,这已经得到了各界的认同。

 

刘永好是中国最早的农民企业家之一,也是全国两会上的“常客”。从1993年至今,他总共担任了5届全国政协委员和1届全国人大代表,这24年间,他提出的建议和提案总共超过160多件,而其中超过三分之一是“都是围绕着民营企业健康成长”的。这些年,他一直在呼吁国家重视民营企业,保护民营企业、保护民营企业家,希望民营企业得到公正的待遇。

 

此前的十九大明确鼓励、支持企业家精神,要保护企业家的产权,而3月5日当天李克强总理在政府工作报告再次提到鼓励企业家精神,保护企业家发展的激情等等,这让刘永好感觉到,当初的呼吁和建议已经变成了国家今天的一个政策,“正在推动我们一代民营企业家的进步和成长。”

 

刘永好认为,今天民营企业家绝大多数还在从事传统行业,而传统产业面临着转型升级的压力。此外,早年创业的企业家很多都已经到了要传承的阶段,怎么样让年轻人接好班,怎么更好的持续发展也是中国民营企业所面临的一个问题。但他最后表示:“我们有信心和努力克服我们的不足,一步步的把转型升级做好,为国家新时代的发展作出我们的贡献。”

 

以下是刘永好演讲实录:

 

今年是改革开放40年,谈谈企业家精神,我确实非常有感慨。


记得我1980年的时候想过创业,搞过音响,结果被指责为走资本主义道路,坚决不允许,后来从养猪开始一直走到今天。国家改革开放40年,我们企业36年,所以体会非常深。最开始1982年创业的时候,是没有私人企业这一说法的,说我们是不务正业,所有人都不认同。那时候个体户是不务正业者,或者是有问题的人,“不务正业”成为了这部分人的代名词,当时就有人说我“好好的教师不当,为什么去做不务正业的事。”


但是今天想起来,我非常庆幸是最早一批创业、下海的人。那时候全国只有个体户,属于半被承认状态。而且前不久中央还开了会讨论傻子瓜子该不该动的问题。我们就是在这样的情况下开始创业的。


我们从农村开始做养殖业、饲料业,一直越做越大,到后面我们遇到一些问题。上个世纪90年代刚开始,社会上姓社姓资的讨论让我们明显感觉到压力,以前该来的人也不来了。而有媒体说我们是不是走资本主义的道路。我和我哥到县委书记那儿,“县委书记,我们知道国家现在对我们这群人是有一些争论、有一些看法。我们做一个开明绅士行不行,先把我们的公司交给政府,好不好?但是我们希望还是交给我们管,我们有感情,产权可以交给你们。”当时县委书记想了想,说他也搞不清楚,但是认为我们知识分子到农村去做一些帮助农民的事,不会有什么问题。他建议我们悄悄的不要说话,县委、县政府也不收我们的,就这样我们坚持下去了。

    

小平南巡以后迎来新的春天,我们大刀阔斧地前进。大概1992年我们在全国收购了36家企业,开始全国布局。到1995年国家工商行政管理局评私营企业500强时,我们是第一位。我很荣幸1993年的时候当选为全国政协委员,而当年第一批当选为全国政协委员的非公有制经济领域里的只有15个人。更荣幸的是,我被安排做了一个大会发言。讲什么呢?我啥都不懂,就知道我是私营企业,我就讲了《私营企业有希望》这个发言,没想到得到热烈的掌声。后面还安排了一个中外记者新闻发布会,找了几个我们政协委员讲中国改革开放以后有了一批私营企业,而他们是国家改革开放政策的受益者,正在为国家做贡献这些事。


后面我也当选为全国工商联副主席。我在工商联副主席这个岗位上干了十年。那时候工商联做什么我也不太清楚,领导跟我说是党和政府联系和民营企业的桥梁和纽带,于是乎我下去调研,看看民营企业的需求是什么。当时,大家都普遍反映最大的问题就是根本贷不着款,因为那时候的银行都是为国有经济服务、为政府服务,没想过要为民营经济贷款。我在全国工商联会议上讲,既然贷不着款,那可不可以由我们会员来组建一个民营银行呢?工商联经主席认为非常好,后来给朱镕基总理写了封信,说明我们是全国第一个由工商联牵头,并且担负着国家改革的试验田,有可能成功,成功可能有助于其他银行的改革开放,有可能失败,失败也没什么问题,因为都是我们自己的钱。


民生银行经过二十多年的发展,现在已经成为6万多亿规模的一个中型的银行,在全球的银行排到三十几位,而且取得了一定成就。并且民生银行的成功向社会、政府显示民营企业联合起来还是可以办好银行的。现在民营银行已经有十多家,今后还会有一些,我觉得这些都跟民生银行的成功相关。

    

我在工商联做了十年的副主席,我联合了十位企业家倡导光彩扶贫事业,现在仍然是工商联和统战部以及全国民营企业参与精准扶贫一个重要的抓手。去年的时候,全国工商联在凉山做一个凉山行,我们的民营企业家在这次活动中总共投资的二千多亿,我在凉山再投20亿,通过建可饲养60万头猪的现代化养猪厂,帮助凉山以及四川的一万个建卡贫困户。


我在全国政协做了八届、九届、十届、十一届政协委员,也做了十二届人大代表,十三届又回政协,六次参与两会,对两会是熟悉和清楚的,在政协和人大每年提的提案和建议,都是围绕着民营企业健康成长,希望民营企业得到公正的待遇,希望国家能够重视民营企业,保护民营企业、保护民营企业家,我的提案有超过1/3是这方面的内容。非常高兴看到我们的建议、提案、诉求今天在国家的政策里面几乎都一一体现。


我最高兴的是我作为全国政协经济委员会副主任期间,在经济委员会的会上提出希望当年把非公有制经济调研和非公有制经济政策建议作为我们主要的选题,大家都非常认同,建议由我来做小组组长,我也同意了。第二天我觉得不妥,因为我是民营企业,因为由我来牵头调研民营企业有点嫌疑,我建议是不是由厉以宁老师来做组长、我做副组长来参与。厉以宁老师也同意了,他说两个组长吧,他是组长我也是组长。全国经济委员会的调研用了差不多一年时间,到了广东、辽宁、四川、湖北等很多省。我们形成了17页的报告交给国务院,没想到总理当天就在我们的报告上进行了批示,他用毛笔写了差不多半篇。他讲我们政协的调研报告写得非常好,国务院应该按照中央的精神进行调整,出台一些鼓励、支持、推动非公有制经济的建设。于是我们在国务院领导下又进行了一段时间的调研,第二年在两会刚刚召开的时候,也是3月4日国务院36条出台了。就是那天总理来到经济委员会和农业界别的联组会上,他讲感谢我们的政协委员、感谢你们的调研、感谢你们的报告,今天国务院非公36条文件正式出台,将会推动中国民营经济进一步发展,按照党的精神我们要清理过去有些不符合规定的、不符合新的精神的一些政策,要按照党的政策两个毫不动摇来推动非公有制的建设。一时全国民营企业家沸腾了,大家都认为民营经济的发展春天来了。

    

很高兴作为政协委员,我们能够参与到国家政策的制定里面,而且有关非公有制经济的发展我们尽了我们应该尽的一些力。今天不但有非公有制36条、非公有制36条实施细则,全国工商联也积极行动做的很多工作。我们这个调研工作也有全国工商联的同志参与,到今天国家对非公有制经济的政策非常明确,十九大非常明确鼓励、支持企业家精神,要保护企业家的产权,而25号文也非常明确地表达了这样一个精神。今天总理政府工作报告再次提到鼓励企业家精神,保护企业家发展的激情等等。

    

我觉得我们当初的呼吁、当初的建议,今天变成了国家的一个政策正在推动我们一代民营企业家的进步和成长。我最高兴的是民营企业家这个群体一代一代层出不穷。今天在座有王小川、黄立这样的高科技企业,引领了中国的创新、变革和在全球新经济领域的前列,同时看到一代人从农业领域到加工领域、再到房地产领域、贸易领域、制造业领域,再到今天的信息化已经新经济领域,我们一又一代的企人前赴后继,为国家的经济做贡献、使得我们国家进步了、成长了。今天民营企业不但有庞大的群体,生产了巨大的产品,我们还解决了差不多90%的新增就业。今天民营企业可以这样讲,成为了中国伟大祖国建设的一个重要的组成部分,已经得到从最高领导到普通老百姓的认同。

    

我记得1993年的时候,到民营企业就业人们认为你是疯了,当时的选择是到外企或者是政府,甚至是国有到,民营企业是最次的选择。今年新增就业中的90 %是在民营企业,涌现了像华为这样的企业,今天的民营企业家和国有企业一道在党的领导下,在实现伟大的中国梦这个旗帜下,在新时代正在展现我们的风采。我相信我们的一代民营企业家还会继续进步和发展。

    

今天两会总理的报告非常务实,非常清晰,展示我们国家在未来五年还会继续前进,中高速的进步不但有量的发展还要有质的变化。中国人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自豪,这里面我相信民营企业家做了应有的贡献。我们应该为我们这代民营企业家所做的贡献而感到骄傲!也为我们这代民营企业在党的领导下、政府的号召下正在一步一步做大做强而感到骄傲。今天民营企业家绝大多数还在从事传统行业,传统产业面临转型升级面临着压力。其实我们早年创业的企业家很多都是五十多岁、六十多岁了,到了要传承的阶段,怎么样传好承,怎么样让年轻人接好班,怎么更好的持续发展是我们面临的一个问题。我相信在今天这样一个大的格局下,党和政府信任我们、鼓励我们、支持我们去创业、去发展、去拼、去搏,而我们企业的有一定的基础、一定的规模,中国有13亿不断增长群体,特别是80后组成的新的消费群体,我们有信心和努力克服我们的不足,一步步地把转型升级做好,为国家新时代的发展作出我们的贡献,也为新格局下新经济的发展做出我们应有的贡献。


相关阅读:刘永好在绿公司年会谈企业家精神和接班问题


企业家精神和三农问题,是刘永好在公开场合最爱和公众讲述讨论的话题,在2017年的中国绿公司年会,从事农产行业数十年的刘永好也对这两个话题发表了自己见解。


澎湃新闻:随着农村人口迁移到城市,务农人口越来越少,中国的农业发展动力是不是也会因此减弱?您怎么看待这一趋势?农业新的发展机会在哪里?


刘永好:务农的农民在逐步地减少,现在城市人口已经超过了农村人口,这个是个不争的事实,而且往后走都还有一定的空间。因为按照国际的发达国家的经验,农业的务农的人口只占全国人口的百分之几,像日本、美国、欧洲这些国家地区,它们一般都不会超过百分之五,而现在呢中国还有30%-40%的人口在农村在从事农业。所以说从这个角度讲,农村的人口转移呢还有一定的这种可能性,但这种可能性不会像前几年那么迅速,那么大面积转移,这是一方面。


第二方面呢,很多的年轻人、聪明的人年轻人都进城了,在城里面要么学习,要么念书,要么举家搬迁成为新的城市人,而农村有人说都剩下一些老人啊孩子啊,这种格局是存在的。但是另一方面呢,最近出现一些可喜的变化,就是说当农村的现代农业发展兴起以后,使得我们在农业领域仍然可以规模化地运营、工厂化运营和现代化运营。而现代农业需要一些年轻的、专业的人才和企业家,而现在一些农村的青年,他们出去念书或者外出务工几年以后,打下一定的基础,有一定的知识的年轻人以后又回来了,又到农村开始做现代农业,这种格局开始出现。这就是一种非常好的格局。


这个格局使得我们农村有了新式农民。这些新式农民,他们通常都受过较好的教育,通常都是很有理想,都比较勤奋,有企业家精神。他们做的跟以前做的都不太一样,他们做规模化、做现代化,他们更接受新生事物。我觉得这一些新型农民的兴起是我们中国农业发展的新的希望。

澎湃新闻:有人说您是中国民企的代言人,您觉得现在中国民企在当下的发展当中正在经历哪些共性的问题?


刘永好:我1982年创业,93年的时候当选为全国政协委员。我做全国政协委员全国人大代表已经25年了,这25年我每年都有提案,而这些提案或者建议都围绕现代农业、围绕农民的征收,围绕怎么样保护和支持推动我们民营企业的健康的成长,为产权的保护,为我们获得公平的待遇,在围绕这几方面来做的。


所以说每年两会的时候,我会接受一定的一些采访,我好多时候都谈关于民营企业的事。今天民营企业包括我们中国的企业家们,是中国经济建设的关键少数。怎么样帮助他们、支持他们,使他们树立信心,在经济转型中度过暂时的困难,求得新的发展。我觉得这是重要的一个话题。那么我也通过不同的渠道,在不同的环节,包括政府的交流沟通中我都讲到,我们要保护企业家,保护企业家精神,他们是关键的少数,我们要尊重他们,要给他们保护,要保护产权,要尊重企业家。


我就谈到有没有可能像每年召开科技表彰大会一样,每年或者是每两年进行一次中国企业家的表彰。表彰一些为国家、为社会、为就业、为税收的增长、为出口、为创新、为变革作出重要贡献的优秀企业家。这样树立一个这样的一个风气,让人人都尊重科学家,也尊重我们的企业家这样的话,我们的这个企业家的信心就会更足,我们国家经济建设就会更好。


特别是去年(2016年)上半年,我们的民间投资增速有所下滑,中央也派出了督察组来去督查来做调研,结果就发现了民营企业的信心非常重要,我觉得怎么样提升民营企业家的信心,这点非常的重要。


总书记在去年(2016年)谈到“亲”“清”的新型政商关系,就是说我们的官员要和企业家亲近,要帮助他们办事,要克服这种“门难进、脸难看、事难办”的事,要做他们的朋友。同时企业家和官员之间还有清清白白,我觉得这个表述就非常好。


去年(2016年)国家出台了一系列的一些政策,保护产权、保护包括私营企业的产权,包括老百姓的产权,同时尊重企业家,保护企业家,我觉得这方面都做得比较好。特别是当一个企业,当一个企业的老板出事的时候,企业不一定受牵连。等等这些,我觉得都比较好,这些都为我们的企业家们,特别是民营企业家们树立了信心,我觉得这对未来经济的发展更为积极的作用。


澎湃新闻:如何评价女儿接班这几年表现?哪些方面做得让您觉得比较惊喜?从目前的经济条件上来讲,刘畅这一代的企业家面临的哪些挑战是您当年所没有遇到的?


刘永好:这几天我们好多的企业家朋友在一块聚,刘畅也来了,他们都夸奖刘畅,都在表扬我说刘畅培养得好,说刘畅很优秀,说刘畅敢担当。一个80后的女孩,在一个有30多年历史的、有六七万员工的公司里面做董事长,而且从事农产业、食品产业,这是非常难的。而且她是比较时尚的比较漂亮的,能够愿意去做这个事,并且沉下心来,脚踏实地,认认真真,也得到了我们的广大干部员工的认同,并且率领我们的年轻人在变革,在创新,也做出不少的业绩,我觉得这非常难能(可贵)。


其实我觉得作为一个年轻人,能够把自己有一个定位,我就跟她讲,不管是养猪做饲料还是做时尚,都是做实业,我们实业都需要人。其实作为年轻人不是说你喜欢时尚,你喜欢唱歌,那才叫时尚,当你把我们的实体经济真正实实把它做好。带领我们这些员工为市场提供更好的服务的时候,取得成就的时候,这是最时尚的。她充分地认同也肯定了。


所以说她得到了我们的企业家朋友的认同,而且她是我们这些二代企业家的子女他们中间的好朋友和小头目。大家都愿意跟她交流,跟她交往,跟她一块沟通,她也非常愿意帮助大家,我觉得她这种情商非常好,不但有智商还有情商。我觉得这我看到了,是比较满意的,所以说我认为这几年刘畅的变化很大,取得了内部的认同,也得到外部的认同,她自己也得到极大的提升,她也非常高兴。


当然了,对刘畅来说面临的挑战巨大,就是实体经济在转型,往哪方面转怎么转,这是一方面。第二,(新希望)几万员工、六七万员工,很多都比她年龄大得多,而他们是跟企业一块进步成长的,怎么样发挥他们的积极性,怎么样在信任他们、重用他们的同时,要引领一些年轻干部的进步和成长,要把年富力强的人调动起来,让他们成为公司的主力,这中间一定是有冲突的,是有矛盾的。怎么样平衡好这些关系,对她来说是个挑战,这种产业转型的挑战,和干部人员年轻化的挑战,以及我们在这种更加互联网化的时代,我们怎么样走在前列这又是个挑战,我觉得对这些挑战她很努力,她带领一帮小伙伴正在拼,我觉得这是挺好的。

(来源 | 中国企业家杂志)

免责声明:
除注明“来源:潍坊企业家俱乐部”以外的资讯,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联系方式:0536-8237601